我和村花一个村

坑。

魔道祖师乙女向【少年轶事②】

·ky慎入

·无脑文

·少年穿越至十年后左右


薛洋


薛洋看着洋团坐在自家媳妇怀里撒着娇,右手还紧紧攥着一根糖葫芦,而薛成美还穿着金星雪浪袍坐在一旁语言撩拨着她,虽然都是自己……但是越看越难受。


“媳妇…”薛洋可怜巴巴的喊了一声,“今天又是我去买菜啊?你和我一起去吧,好不好,嗯?”薛洋想着,要是自己媳妇答应,他肯定要在外面浪的飞起再回来,才不让这两个家伙有机可乘。


“姐姐…不要。”洋团扯着你的衣角,“糖葫芦给你吃,姐姐不走好不好?”洋团一口一个姐姐,喊的你心都化了。


“他也不是傻子又走不丢,你还是在这再晒一会太阳吧,回头我给你去买菜。”薛成美签过你的手,轻轻捏着。


“……”见你被说服,薛洋只感觉大事不妙,一定要尽快把这两个家伙送走啊喂!他好不容易追来的媳妇为什么给他们俩个占便宜?


接下来的半个月左右你都没见到薛洋了,但是,半个月之后,你连洋团和成美都见不着了。


至于被强行送回去的薛成美虽然找到了未来媳妇但是差点把人姑娘便宜占尽的事情也就是后话了。




·薛洋/成年     薛成美/少年     洋团/儿时






金凌


大金凌抱着小金凌睡觉,闻所未闻。


也不知道这六七岁的金如兰哪来的,现在好了,看着自己的少年抱着小时候的他,让你感觉倍受冷漠。


金如兰是先醒的,见你在旁边,他似乎很不高兴,伸手就想喊金凌起来,你抢先一步拉住他的胳膊,“让他再睡会吧,我带你去玩。”


金如兰这才哼哼唧唧又磨磨蹭蹭的从金凌怀里出来,金凌些许是太累了,金如兰下床他都醒,就是哼了一声转过身去,你将被子给他盖好,蹑手蹑脚地带着金如兰出去。


你也没想到金凌小时候这么娇气,也难怪蓝景仪总说他是“大小姐”了。


“我想吃舅舅的莲花酥!”金如兰双手环胸,“那你就想吧。”


吃别的没问题,吃莲花坞的莲花酥?来回好几天,你怎么去?跑着去爬着回来?


“你!”金如兰气不过,如果是在那边自己想吃什么有什么,还用想?


“我什么我?”


“你就是个大笨蛋!哼!我要舅舅打断你的腿!”你也没想到金如兰突然气鼓鼓的“骂”你,那般样子也还挺有趣的。


当金凌起来发现怀里没人,但又听见门口的吵架声脑子都疼。


“你才是笨蛋呢!”


“笨蛋找笨蛋,我们可能是绝配,你逃不掉的。”


“我才不要!”


“你死心吧!你还是会遇到我的。”


…你们两个才是笨蛋吧喂!


·金凌/成年        金如兰/儿时


魔道祖师乙女向【少年轶事】

·ky慎入

·无脑文要什么脑子

·少时穿越至成年后的无脑文



聂明玦


“和现在的你比起来感觉除了身高的变化也就没有什么了。”你看了看少年时便比你高出一个头的聂明玦。


老聂哼了一句,算作回应,“你离他远些。”


“为什么?大的小的不都是你吗?”你笑嘻嘻的和聂明玦比量着身高,聂明玦些许有些不适应有人与他这般亲近,还往后退了一步。


“小哥哥你躲什么啊,我又不会吃了你。”你心里暗喜,“男女授受不亲。”聂明玦点头。


“不管怎么样我们不都是在一起了吗,既然都知道结局了,还在意这些干嘛。”你很自然的挽上聂明玦的手臂。


十五六岁的聂明玦莫名其妙的来到了十年后的时间线上,还被偷偷摸摸喜欢的女孩子告知两个人在一起的事情。


他这时还是一个愣头青,哪里懂什么男女之事,也只不过是知道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男女授受不亲”和“男女有别”,但是你这般亲近,直教他臊红了脸,支支吾吾地似乎想说什么。


被你这样一抱自然是整个人都怔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虽说是他未来妻室,但是在他记忆里还真没有怎么和女孩子相处的经历。


更何况十年后的自己还在后面看着啊喂。


“你少和他玩。”老聂开口。


“为什么?”


“他图谋不轨。”


·老聂/成年     聂明玦/少年






江澄


江澄再回到莲花坞时已经是半月后了,这些天来他一直都在聂家开清谈会,半个月来饭没吃好,觉也没睡饱,更何况心里还装着一个小家伙,自然让他消瘦了许多。


但是,一想到自家的小家伙肚子里现在还有另一个小生命,再看了看手里提着的果脯,江澄心里就甜的不得了。


与此同时,在半月前他也收到了小家伙的来信,说是有第二个他。


当江澄在长廊上看见自己屋间还亮着灯,便猜想那小家伙一定躲在床上看着话本,笑得贼嘻嘻的。


然而当他即将进入屋子内时,他隐隐约约看见屋内另一个男人的身影,江澄隐去了气息,躲在了一旁,心里莫名不安。


“少看那些话本,一点也不健康。”那少年的声音嫩稚的很,却偏偏还要端着架子说。


这声音……分明是他自己!江澄推开门进来时看见的便是江晚吟一边掰着核桃,一边和小家伙搭话。


“江澄大宝贝!我想死你了!”小家伙看见他立马话本也不要了,一下就扑倒他怀里。


“都是要当阿娘的人了,还不知道分寸。”江澄虽这么说,却还是抱住你揉揉你的头。


江晚吟坐在那愣了一下,撇过脸去,但似乎想想这是自己又情不自禁红了耳垂。


“你们两个也不知道避讳一下。”


“孩子都有了,矫情什么?”


·江澄/成年     江晚吟/少年








温逐流


“逐流,你怎么也不等等我。”你小跑过去拉住温逐流的手,“怎么了?”平时里温逐流都会等你的,生怕你走丢一般。


“放手。”温逐流甩开你的手,一脸淡漠仿佛根本就不认识你。


“阿柯,过来。”身后的温逐流突然喊住了你。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两个…温逐流???


一个让你放手,一个让你过去,你想也没想就选择了后者,“我还以为你今天怎么了呢。”你悄悄的吐槽。


“不会。”温逐流拉过你,挡在了你的身前,赵逐流也纳闷的很,突然两个家伙不约而同的轻哼一声,“?”你站在后面一脸懵逼。


“眼光差。”赵逐流整了整衣衫,“人都能认错。”


那是意外好不好?!谁让你们两个长的一模一样啊…


“他是谁啊?”你在温逐流旁边嘀嘀咕咕,“我少时。”温逐流攥紧了你的手。


什么操作小老弟?我骂我自己吗???


“我喜欢就行。”


“所以,对阿柯给我客气点。”


·温逐流/成年     赵逐流/年少   

·人物来自《染指你是个意外》


————————


灵感来自于《人渣反派自救系统》的番外“冰哥和冰妹的对决”,所以略加修改改为了成年与年少。


魔道祖师乙女向[全员明恋]

·全员明恋

·无脑文,要什么脑子。


江澄

沈家那姑娘打小便是和他定下了婚约,虽然那姑娘不太欢喜江澄,但是江澄却刚好相反,喜欢她喜欢的紧。

在姑苏求学的时候,他也只在彩衣镇上见到她一次,眉目如画,唇红齿白,撑着一把莲花伞,像极了莲花仙。

“这不是沈姑娘吗?今天怎么想着下来玩了?”魏无羡也应该算最了解江澄的了,他本就知道自己的师妹喜欢这个姑娘喜欢的紧。

“好玩便来玩了啊。”你敷衍地回答道,“江……澄?”你看着魏无羡身后的江澄支支吾吾的,似乎有什么想说的。

“啊?”江澄愣了一下,闹了个大红脸。

“你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我…想…”

你与江澄,四目相对,你直勾勾的盯着江澄看,似乎想把他看出个洞来,江澄却突然羞红了脸,撇过脸去。

“要一起吗?”你摇摇伞,“不,不必了!”

江澄不知为什么臊红了脸,拉着魏无羡就跑。

“不想和我一起吗?奇怪的家伙。”



聂明玦

距不净世估摸着三里路的茶馆姑娘便是这位聂宗主的心上人了。

说起来,聂明玦也不是个好喜茶的人,若是比起来,他还是更喜欢夜猎,或者是在不净世里练刀。

更何况,就算给他品茶,他也不一定品得出什么来。

“又是你啊。”你正擦着桌子,抬头就看见聂明玦站在门口,今个少有人来,些许是因为梅雨时节。

“我还想着等你下次来,再让你品品新茶呢。”聂明玦走到她附近的桌子前坐下,他隐隐约约能闻到那股专属于她的茶香。

聂明玦其实从不常来这种茶馆,他也不喜品茶,“是吗,那我也算是来的巧。”

“嗯,你先等等。”茶馆姑娘笑得甜,弄的聂明玦心里痒痒的。

茶馆姑娘把沏好的茶给聂明玦端了过来。

聂明玦每一次喝茶都要想一想要用什么形容词来描述一下,以至于上一次他与蓝曦臣和金光瑶会面议事后,专门问了问这品茶之道。

否则每次都用好茶来代替也太敷衍了。

“这茶怎么样?好喝吗?”茶馆姑娘问。

“不错,一口苦涩,二口微甜,三口清香。”

“像极我二人相遇至此。”




温逐流

温逐流大概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上那个看门的小姑娘。

他比她大了整整十岁,喊叔叔应该都可以了。

他那次在厨房遇见了误打误撞进来的她,第二次他主动拉住她,谁知道不仅被她给误会了,而且不夜天里的传闻也越来越千奇百怪。

他平日里都是跟着温晁的,他去哪他便跟在哪,好像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存在。

“最近不夜天的传闻我也知道不少。”

“你若是真心悦人家姑娘就去吧。”

“不要因为其他的事情耽误了。”

温宗主这么说的,他看了一眼桌上兰陵金氏那位金光善的来信,也不便说什么了。

所以温逐流就在中秋节给人姑娘送了月饼过去,之后还答应人姑娘陪她一起回家。

他以为这种感觉可能只是他从来没有接触过这姑娘的原因,可是,他感觉,他似乎一天都比一天更喜欢她。

直到再也放不下。

“我们成亲吧。”

“你怎么回事,小老弟?”

·出自《染指你是个意外》


聂怀桑

比起自家大哥喜欢的那位茶馆姑娘,再论起江澄喜欢的那个沈姑娘,聂怀桑还是觉得自己喜欢的姑娘是最好的。

而聂怀桑喜欢她又到什么程度呢?

第一次见面打招呼认识客套一下。

第二次见面打招呼熟悉瞎唠几句。

第三次见面打招呼直接切入正题。

第四次见面早恋实锤后拉拉小手。

第五次见面腻腻歪歪又抱又拉手。

第六次见面……被聂明玦撞见了。

接着聂明玦一边叮嘱二人注意分寸一边教训不净世的学子不得早恋。

大哥,你人设不对你没发现吗?

反正最担心的事情没问题后,聂怀桑的胆子也就大起来了。

在不净世里和人家小姑娘又是拉小手看鸟兽,又是背后抱住看话本,好不快活。

聂明玦也习惯了这两个小孩腻腻歪歪在一块,只叹自家弟弟终于找得一个好归宿。

却不知……

“聂怀桑,你下次再敢从后面抱住我吓我一跳,我就把你五花大绑到聂宗主面前喊爸爸。”

“???”








魔道祖师乙女向.【心里有个她①】

·我向宋道长下手了。

·阿箐快点一竿子duo死我吧。

·ky慎入

c.1

“道长,你走慢些啊。”

小姑娘估摸着十五六岁的样子,小小的一个,扎真马尾辫,撒了欢的黑衣道长跑过去。

还有一只体型较大的一只黑狗吐着舌头,跟着她,身上也是脏兮兮的。

宋岚一身黑色的道袍,身形高挑,腰杆笔直,立如苍松。怀抱拂尘,背着两把长剑,面容清俊,微微昂着头,很是孤高。

宋子琛实在没心情看这小姑娘,深怕脏了晓星尘的眼睛一般。

小姑娘见他没理自己,低了低头,还以为他生自己的气了。

“我,我这不是知道自己错了吗。”小姑娘跺了跺脚,“道长,你去哪啊?要不我们一起吧。”宋子琛懒得理她。

刚刚他在街市上看见这小姑娘竟然去偷一小贩的辛苦钱,宋子琛二话不说立马拂尘敲头,用的力气也到不大,就是把这小姑娘吓了一跳。

那小贩似乎也反应过来什么一样,立马揪住小姑娘的马尾,扯得她直喊疼,“小畜生怎么又敢来偷钱!?上次没教训够你是不是?”

周围人聚的越来越多,宋子琛也不喜这种事,想了想还是把这小姑娘交给他们比较好,想到这,他便离开,也不想再管这些事了。

小贩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扯着她的头发,接下来的事情宋子琛也不知道了。

就是没想到她会跟到这来。





c.2

“我,我叫三十一,道长你呢,你的名字是什么?”小姑娘不知道为什么老是缠着他,赶她也赶不走。

宋子琛再一次选择了无视她,没有搭理,她旁边叽叽喳喳的很是烦人。

“道长你怎么不说话啊?”宋子琛这才看她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这小姑娘长的又矮又小。

“道长,你不会是生我的气了吧。”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占他便宜。”

宋子琛皱皱眉,死缠烂打还不知悔改。

“真的道长,我真的没有占他便宜,倒是那个小贩,前几天,他见我好欺负,要不是我们家三十二,我早就被那些嚼舌根的妇人们浸猪笼了。”小姑娘不满的撇撇嘴,“我一个黄花大闺女连男孩子手没牵过,要是真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还怎么见人啊。”

宋子琛顿了一下,她这番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但她可以去报官,用不着这般“报复”。

“道长,你怎么了?”许久,小姑娘扯了扯宋子琛的衣角,旁边的三十二也叫了几声,宋子琛只感不适,摆了摆整整衣袍。

小姑娘见他还不说话,也猜到了个大概,也就不缠着他问他为什么不说话了。

“道长,你要去哪啊?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可以的话,你就点点头吧。”小姑娘满脸期待的看着宋子琛。

宋子琛没理她。





c.3

“道长,你真的不愿意吗?”

她是铁了心要和这位黑衣道长走的,为的就是保身,她一月前才来这姑苏的小镇的,还差点被一个混蛋给占便宜了。

“道长,你再考虑考虑吧,你看我一个女孩子,就只有三十二,万一,万一哪天真的再遇到那样的家伙,那我真的只能去寻死了,再不济的话,我也只能一辈子带着一个连父亲都不知道谁的孩子流浪街头了。”小姑娘说的急,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宋子琛张张嘴,突然想到自己没办法说话。

再三思量后,宋子琛蹲在地上,写了几个字。

遇到危险,一定要逃。

不过。

三十一根本不认识字啊喂!她光认得危,想了一下联想到了危险二字。

她见道长同意她的跟随,便连忙点头,保证自己绝对不会给他添麻烦。






c.4

宋岚这次路过彩衣镇,便是有心想要去云深不知处拜访蓝家的,听闻蓝忘机和魏无羡已结为道侣,不受俗世所扰,也算是闲云野鹤了。

“道长,你和蓝家人很熟吗?”三十一骚骚脸颊,宋子琛点点头又摇摇头,三十一想,可能是不熟。

或许是……!!!

道长当年的旧情人在这姑苏蓝氏,但是那女子瞧不上道长,然后两人纠缠止此,道长和旧情人分道扬镳,多年以后,两人释然,也是为什么道长点头又摇头的原因了吧。

三十一叹了一口气,直道可惜,宋子琛在旁边也不知道她在旁边可惜个什么劲。

“那,道长你一人上去吧,我在这里老老实实等着你下山。”三十一想想,不能打扰他们俩个旧情人约会,说不定旧情人看见道长这般英俊潇洒,一个回心转意,就又把酒言欢了呢。

三十一就这样坐在山脚下,和三十二皮的不亦乐乎。

他二人来的时候便是黄昏之时,待到宋子琛到了云深不知处时,已是傍晚。

三十一跺跺脚,在山底下乱跑一齐,接着又回到原位,继续等待着道长。

树林旁边传来一阵沙沙的骚动声和叮叮当当的声音。

三十一心里一慌。

“谁!”

那人脸苍白清秀,眼睛里没有瞳仁,只有一对刺目的死白,脖子也爬数道黑色裂纹。

长袍的衣摆和袖口破碎褴褛,露出和脸惨白成一个颜色的手腕,扣着漆黑的铁环和铁链,脚踝也是。

而那叮叮当当的声响就是他曳动铁链时发出的。

“道长你怎么变矮了?”

“衣服怎么也破了?你那个旧情人这么如饥似渴吗?”

魔道祖师乙女向【染指你是个意外⑤】

·不夜天里的沙雕爱情狗血烂尾大戏
·真的结局了/真的烂尾了
·男主逐流老哥,慎入/烂尾慎入

c·19
我叫符柯,说出来你们不信,我也没想到有一天我的情商会那么高。

在温逐流突然生我气的情况下,我看门当晚便联想了三十多种为什么生我气的原因。

然后,我终于找到了原因。

他一定是在记恨我那次弄坏了他的头发。

哎呀呀,温逐流没想到你也是个小心眼子的家伙啊,作为当事人,我觉得我应该补偿他一哈子。

于是在我这几天的勤学苦练之下,我给别人梳辫子的手艺简直是到了一种炉火纯青的地步。

对,等我哪天会老家后,就在村门口摆一个小摊,天天给别人梳小辫。

“逐流?”我探出个头来,屋子里安静的很,就是那盏热茶还散着热气,刚走吗?

那就算了吧,回头等他回来再给他梳辫子,我美滋滋的站在门口笑着。

“你在干嘛?偷窥吗?今天温逐流可不在。”娇娇撇了我一眼,嘲讽般的笑了笑,和我一样靠在了门边上,“你怎么在这?”我眨眨眼,她不是天天跟着温小公子的吗?

“哼,今个他们出去夜猎,我才没那兴趣送死呢。”娇娇露出一副嫌弃的样子,“怎么,想他了?”

哎?没有吧。

“还行。”我仰仰头,娇娇却突然一把拉过我,“我劝你小心点,他们今晚夜猎听说猎的可不是什么一般玩意,万一出点事情,小心你守寡。”

哎?温逐流在的话,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的吧。






c·20
我叫符柯,说出来你们不信温逐流夜猎到现在还没回来,说实话,我心里有点慌。

就温逐流来说,应该不会有这么太难缠的妖物啊,我蹲在不夜天的门口,哈了一口气,最近天气越来越冷了,不知道那家伙有没有多穿些保暖的衣服。

我在门口跺了跺脚,听管事的说,已经派出去几个实力不错的修士去找了,就是还没消息,听到这,我感觉温逐流今晚可能不会回来了。

我裹紧了衣裳,在门口挑着灯希望能把前面的路照的再亮一些,希望下一个回来的家伙是扎着半扎发穿着校服的大傻个。

等待的时间确实让人难熬,瞧着门口几乎没人走来,我心里越来越难受。

说起温逐流的话,其实抛开他表面有点凶神恶煞的,其实人还不错的,又高又傻,和他在一块,这日子过得没悲没喜,也算还行。

要是他回来了,我一定不能再惹他生气了。

对,一定不能。



c·21
我叫符柯,说出来你们不信温逐流受伤了,就是那次夜猎的事情,待他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了,由于我太过激动,一下就飞扑过去,把温逐流撞在了柱子上…磕到了脑子。

我怀疑温逐流今晚就要我狗命。

不不不,现实的情况是,温逐流最近脑子有点慌,胳膊也有点疼,所以我就自告奋勇的承担起了给他扎头发的大任,哼哼哼,我可是特地去学了怎么扎头发的。

温逐流应该是消了一点气的,如果他不一直抓着我的手不放的话,老哥,扎辫子要手的。

“我想见你。”

“不是已经见到了吗。”

“嗯,见到了。”

所以说温逐流的逻辑有时候真的很让人想不透,常常会触及到我的知识盲区。

“脑袋还疼不疼?胳膊呢?”我戳戳温逐流的胳膊,“不疼。”我点点头,“天气冷了,你多穿些衣服。”

“知道。”

然后我们两个就面对面坐了半个时辰,什么话也没说,但是这家伙好好待在我的身边,感觉还不错。

如果成亲了的话…成亲了的话…

???

最近我竟然想把自己嫁出去?不行不行,看来要多出去玩玩了,赶紧打消这个可怕的念头。

“我们成亲吧。”

“你怎么回事,小老弟?”

“?”




c·22
我叫符柯,说出来你们不信我马上就要和温逐流成亲了,不是,我什么就脑子一热就答应了?不知道什么叫冲动是魔鬼吗?

在我再次和温逐流回到我的老家见到阿娘的时候……

“哎呀,我家那丫头白吃自家白米干饭十几年了,好不容易找个你这么好的女婿给嫁了,我还图啥?”

娘,我是你亲闺女吗?
  
瞧见我依旧是一脸不妥协的样子,阿娘决定使出最后的终极杀手锏。“行,你要是还不愿意,你那些私房钱可别想要了啊。”

   听完阿娘一席话,我大惊失色,她居然用我的私房钱来威胁我。

“温逐流你怎么看。”

“我的钱给你。”

“……”

现在聊的不是这个啊喂!私下里想想和温逐流在一起也不是什么难事,和他在一块还挺开心的,我这算不算咸鱼翻身了?也算钓着一个金龟婿了吧。




c·23

在我和温逐流表白清清白白实地里什么龌龊事都做了一遍还装不知道的日子里,这简直是我过得最好的时光。

渴了有人送水,如果不是安胎药我还挺开心的,饿了有人送点心,累了还没说话就有人要背着我回去,就问问哪一个!哪一个看门的有这么好的待遇!



c·24

我叫咸鱼哥,是个看大门的。

最近我的同事符柯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把我们的宗主的孩子的护卫给骗到手了。

自打这两个家伙在一起后,天天甜甜腻腻的粘在一块,所以看门的只剩我一个了。

“喂!符柯!你今天怎么又不看门!”

c·25

我叫咸鱼哥,沙雕作者说她完结了,呸!辣鸡!写成这样还完结!

呸。

——————

嘤。

《染指你是个意外》系列小短篇真的完结了,日常烂尾结局。

写温逐流的时候我竟然收到了私信,一开始我真的超级开心,有人给我这种沙雕私信留言哎,点开一看。

“作者你怎么了?怎么写温逐流?最近心态不好?还是你三观有毛病?”

不,只要你不在,我心态挺不错的。

我都说慎入了,非要我把这两个字嵌在你脑门上?我果然还是太沙雕了。

好了好了,接下里的应该就是苏涉小哥哥的《攻略男神几百法》了。

女主设定还在钢铁直女和满嘴骚话撩汉技能max女中犹豫。

欢迎提意见。

魔道祖师乙女向【染指你是个意外④】

·不夜天大型狗血沙雕甜向脑残恋爱剧
·男主温逐流 私设 慎入


c.14

我叫符柯,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只是一个给别人看大门的妙龄少女,然而,我单方面向大门主人的儿子的护卫表白了。

“我们要不要在一起试试看?”

“听你的。”

就这样,在我家门口的无厘头对话就这么结束了,当天晚上,我们就赶路要回温家。

临走前,阿娘还塞给温逐流一把梳子,说什么就当嫁妆了。

嗯……那不是我从小用到大的木梳子吗?!什么就当嫁妆了?先撇开我和温逐流什么关系不谈,一把我用了十几年的木梳子当嫁妆???

阿爹!我果然不是你媳妇亲生的!

还有啊,温逐流,一把木梳子你还一副得到什么宝贝一样的收在怀里,其实你的人设是痴汉吧喂!

“我娘她平时就这样,你别听她说,我回头再给你买一把梳子。”我点点头,毕竟拿我用了十几年的梳子给温逐流怎么想也不对劲吧?

“不用,这把挺好。”温逐流突然伸出一只手搂住我的肩膀,我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嘤嘤嘤,他要干什么?梳子又不是我给你的,你动我干嘛啊!

“不讨厌?”温逐流的表情很正经,目视前方,右手还搂着我的肩膀,但是…是我的错觉吗?怎么感觉他呼吸这么紧促?

!!!

不会是…他第一次和女孩子走这么近吧?所以才这么紧张?要是用那种孟浪话说来…温逐流三十多还是个处???

我好像发现了什么。

“还好吧。”我咽咽口水,以后不会一直都要这样吧?我开始后悔那天先开口了。

“那个…前几天我怎么都没看见你啊。”啊啊啊啊,符柯你这什么破问题,人非要给你看见吗?不要理我不要理我不要理我啊。

“等你想清楚。”他的意思是…?是等我自己想清楚喜不喜欢他,还是让我自己想是不是哪里招惹到他了?

“啊,这样啊。”我打着马虎眼,尴尬的笑了几下。

“没有白等。”

“我等到了。”

…这家伙从哪学的撩妹技巧啊喂!





c·15

我叫符柯,说出来你们不信,大门主人的儿子的护卫接受了我的表白,然而现在我却要面对人生难题。

温晁小公子和娇娇坐在一旁看我给温逐流扎头发。

屁嘞,你是真不怕我给温逐流薅秃是不是?想想大名鼎鼎的温逐流顶着半秃的头型和别人打架怎么想怎么怪。

而且我只是给温逐流送东西的啊喂,不就是看见温逐流刚好在扎辫子而已吗?!

“温逐流,我有点慌,我不擅长给别人扎头发的。”我看着铜镜里的温逐流,真把他扎秃了怎么办啊喂!

“没关系。”听他这么说,我还是不放心,温逐流将我娘送给他的梳子递给我。

用我用了十几年的梳子给他梳发?怎么有种我们老夫老妻多少年的感觉啊。

先帮他把头发梳顺后,我颤抖着手帮他把上边的头发珑在一块,然而我梳着梳着,头发打结了。

QAQ!怎么办!?“那个,温逐流啊,我好像把你的头发弄坏了……”我颤颤巍巍的和他说。

“……”温逐流拿回了梳子,握在自己手里,然后起身,把我按坐在椅子上,“我给你梳。”

……

不会吧!他要报仇!?完了完了完了,我回头怎么秃顶去见咸鱼哥啊!本来就丑,现在变秃了我干脆直接去当尼姑好不啦。

可是相反。






c·16
我叫符柯,说出来你们不信,大门主人的儿子的护卫的头发被我弄打结了,他正在施行报复,然而现实总和我的想象相反。

温逐流的动作很轻柔,让我感觉怪怪的,毕竟我三天没洗头了啊喂!明恋对象帮我扎三天没洗的头发?而且我的发质好像也不如他的好哎,不都是用皂角洗的头发吗,差别怎么就这么大?

然后就在我奇思妙想的时候,温逐流老师给我扎了一个和他自己一样的同款半扎发。

“……”

但愿他没感觉出我三天没洗头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温逐流你媳妇比你还蠢啊!”温晁抱着娇娇,毫无形象的大笑。

喂喂喂,他哪里蠢了?

温逐流倒是没理他,反倒摸摸我的头,“以后我给扎。”

“不,不用了,太麻烦你了。”什么就发展迅速了?我这是烂桃花吧。

“不麻烦。”

我低下头,和温逐流扎一个同款发型就是怪怪的,我们两个关系又没有多么多么好,也没有在一起十天半个月的,细细算来也只有一天半……

可我为什么那么高兴呢。





c·17

“你。”

“这算宣布你是温逐流媳妇了吗?”

这是咸鱼哥见到我和温逐流同款发型的第一反应。

“屁。”

我翻了个白眼。

“怎么了?夫妻生活不和谐?”他挑挑眉毛,“不是,我是觉得,他对我太好了,我也总不能每次都理所应当的接受吧。”我是不是应该礼尚往来?

“几天没见长良心了。”咸鱼哥点点头,然后凑到我耳边,我立马推开他,“男女授受不亲,你离我远点。”

“我去你见色忘友啊,你竟然是这样的人,我可是想办法给你出招呢,你就这么对我?太过分了吧。”咸鱼哥一副我为了小白脸背叛他的样子。

“行吧行吧。”

我点点头,他瞅瞅四下无人,拉过我,附在我耳边传授着我一些黄色思想。

听完后,我才深觉,咸鱼哥长大了。

什么投怀送抱,我这是说正事啊喂!不是你看的那些话本啊。

“算了吧。”

“你就会坑我。”

“行,又不是十一二的岁小屁孩,还这么害臊,平时你那泼辣劲呢?喂狗啦?”







c·18
我叫符柯,说出来你们不信,大门主人的儿子的护卫接受了我的表白,但是现在好像想甩了我,然而?没有然而。

我站在原地很尴尬。

故事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我觉得要给温逐流一个惊喜,否则他总对我那么好,感觉太占人家便宜了,当我厚着脸皮和温逐流搭话的时候……

“温逐流,你明天有空吗?”

“…没有。”

“那后天呢?”

“没有。”

“那……”

“都没有。”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是个傻子都看出来他有问题了吧。

怎么回事?昨天不还好好的吗?今天怎么了?不至于这样对我吧?干嘛啊?我又没招惹他。

“那你忙吧。”

尴尬的要死好不好?到底怎么了?昨天还好好的给我扎头发,说什么以后都是他来扎,今天突然就生气了……难道!!!

他想绿我?

占tag歉

emmmmm

赵逐流的《染指你是个意外》系列小短篇快完结了,应该写到五左右走大团圆的狗血烂尾式结局。

正在斟酌走大团圆结局还是原著向结局。

下一次写文我还是想走邪教,不大想写忘机,魏无羡和蓝曦臣的,因为他们不大好嫖。

嗯,大抵就这么多吧。

私心想写苏涉小哥哥。

魔道祖师乙女向【染指你是个意外】③

·不夜天里的狗血沙雕爱情大戏
·男主温逐流 有私设 慎入


c·9

你们可能忘记了我的名字,我叫符柯,是一个在不夜天混吃等死的“关门弟子”。

自打那次温晁小公子和娇娇找过我后,温逐流就再也没来找过我,他们说我玩欲擒故纵玩过了头,什么好处也没捞到,呵呵。

咸鱼哥算着日子,他说他那小相好的准备在几天后的祭典来找他,我靠在不夜天大门前的柱子边,打趣他,让他回头带个小的回来。

晚上的时候几乎是没有人的,小风吹着凉快的很。

“你不是打算回家吗?帮我捎带点东西吧。”咸鱼哥看向我,“行吧,不多就好。”

“你和温逐流最近怎么样啊?”咸鱼哥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还能怎么样?他过他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道不同不相为谋呗。”我打了个哈欠。

“没有。”

“???”身后响起的男声吓了我一跳,晚上黑了些,我靠着灯笼里微弱的光,才认清楚了来人。

“符柯…”咸鱼哥强忍笑意,我咽咽口水,“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应该在里面保护温公子吗?”

温逐流没说话,抬高了手臂,扬扬手里的桃花酥。

好叭,可能是温公子叫他出去买的。

“先进去吧。”

他点点头,又看向我,“你要回家?”

“干嘛。”

“我和你一起。”

屁。








c·10

为什么温家人都这么闲?温逐流说好听点也是岐山温氏温公子的护卫,而且马上就温氏祭典将到,什么就给温逐流准假了?见鬼,你们不用搬砖的吗?

“管家我求求你了,把我的准假给收回去吧!救救我啊!”我恨不得抱着管家的大腿哭上三天三夜,废话,我和温逐流啥关系?回到家,我娘问起来,她不打穿我脑袋。

“哎呦!您这也是为难我啊,您和温护卫都什么关系了,我这会再不给您假,我这日子可不好过啊!”自从我和温逐流的绯闻出来后,大家对我都是恭恭敬敬的,就连平时克扣工钱的管家对我都用上了敬语,我这关系户走的……

于是,在祭典的四天前,我和温逐流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白天的时候我们两个相处模式真的很尴尬,吃饭的时候他问我为什么不吃肉。

呵呵,我要是连早饭都吃肉的话,我要给温氏看几十年的大门?直接签一张卖身契好了。

我敷衍一句,囊中羞涩。

温逐流突然站起来,吓得我还以为他要和我抢饼吃。

然后,温逐流就把自己的钱袋塞到我手里。

“我卖艺不卖身的。”

“以后我的钱就是你的,怎么支配都依你。”

???他的话一说完我就把钱袋扔给他了,吓死我了,什么就是我的了,我虽然爱钱但是这种如同签下我卖身契的钱我才不会要。










c·11

咸鱼哥家离这近,我让温逐流先站在一边等一下,再把东西交给咸鱼哥的父母。

“这女娃长的真俊,你和我们家阿鱼什么关系?”咸鱼哥的阿娘还挺热情的,“不,不是,我们就是朋友,我来送信的。”我笑笑,“哎,这没关系也可以慢慢联络的对吧,我们家阿鱼人也不错,要不姑娘你考虑考虑?”

什么?!咸鱼哥没和他父母说自己和他小相好的事情?!

我看看温逐流,“没有,阿鱼他有那个啥了,我们不熟的。”

“哎,肯定又是茶铺的那家姑娘,我天天劝他,他就是不听,那姑娘性子燥,也不会采茶,我都后悔让他俩认识了。”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啊啊啊啊啊!咸鱼哥的事情我真的不想再听了!您能不能不要从他怎么认识茶铺姑娘的时候和我聊天了啊!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啊!

说了半天,我也听得云里雾里,只是她突然握住我的手,“还是你好,留下来当我们家儿媳妇吧。”

“……”什么就留下来!你们是不是遭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这跳跃度也太大了吧啊喂!

一只大手突然按住我的肩膀。

“不必了。”

“我此次与她前来,便是要和她提亲。”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










c·12

为什么他会喜欢我这种家伙呢?

我再次出神,两眼无神,我们两个人相遇也是尴尬的不得了,怎么就情啊爱啊的了?

我偷偷看向温逐流,还在大包小包的买东西。

嗯…他最近对我确实不错啊,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啧,说起来温逐流也算不错吧,在温家有固定工钱,说不定还有赏赐,人高脸也不错,对我也还行,也没说过要打我骂我的,就连上次还把钱袋给我了……

我愣住了,我是白痴吗!?这么符合我娘标准的一个女婿我就扔在旁边不管?!

就这样,我终于和温逐流走到了家。

我娘是个媒婆,当然,她脸上没痣,也没有穿的花枝招展的,“娘,我回来……”

我还没说完,我娘就拉着怀揣着大包小包的温逐流进屋了,什么鬼啊啊!

我叹口气走进去,温逐流一脸淡然的坐在椅子上听着我娘滔滔不绝。

“小哥我看你长的就俊俏,就是这…年龄大了些,哎,不过没关系,您要找什么样的,我告诉您,我们这的姑娘啊……”

娘,你是媒婆,不是老鸨。

“我…想找姓符的姑娘。”温逐流冷不丁来一句。

!!!

“姓符的…我们这少有姓符的,好像也就我们这一家啊…”

“我想娶符柯。”

这家伙他!“你别乱说话。”我开口道。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阿娘这次注意到我,和他一起的好不好啊!











c·13

我叫符柯,我被卖了。

我娘知道温逐流是来给我提亲的,立马把我卖了,还夸温逐流是什么好女婿,弄的我很尴尬。

“那什么,你别听我娘瞎说。”

“我娶你。”

“我们能不能好好说话。”

温逐流突然停下脚步,转身一把按住我,而我根本不敢看他,支支吾吾的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俯下身来就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我怎么没发现这家伙这么会耍流氓?

“你干嘛。”

“亲你。”

“别瞎说了,我先走了。”

“不行。”

“你回去好好想想是不是……”

“我心悦你。”

“……”你的喜欢也太莫名其妙了吧喂!我哪点值得你喜欢啊!

温逐流不说话了,就这样一直盯着我看,盯得我直发麻,我撇过头去,其实这家伙也还不错啊,如果说,如果说我们两个真的在一块了呢?

“温逐流。”

“我……”

魔道祖师乙女向【甜向·日常小事】

·沙雕向爱情
·甜,甜到我怀疑自己一个单身狗是怎么写出来的
·内含江澄  金凌  苏涉   聂怀桑  蓝景仪
·禁ky,看见是乙女向还来找骂的不要怪我





江澄

若说起最苦的时候,应该是重新撑起江家的那段时间了,为了不让阿姐为自己担心,江澄只好在阿姐面前装作一副很轻松,仿佛尽在掌握的样子。

可是,他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想要撑起这偌大的江家,现在根本不可能说什么没问题。

面对着那些流言蜚语和挑衅质疑,江澄只感觉心累。

“江家那小子到现在还只不过是个小毛孩,哪里承担的起什么宗主之位。”

在一开始江澄想要重建江家的时候受到了极大的阻碍。

根本没几个人相信他的实力。

“能做到的。”

“只要是江澄,就能做到。”

“所有不好的事情我也都可以为你做到。”

“所以,也请你相信我吧。”

谢谢你。

我这日子也过得没悲没喜,也算还行。

云梦江氏莲花坞。

“江澄你是笨蛋吗?身为宗主掏鸟蛋都不会吗。”你叉着腰嘲笑道。

我江澄确实是个笨蛋才娶了你吧,当初说的什么相信我呢?我们的誓言是不是都被仙子吃了???








聂怀桑

“画扇?本姑娘的画扇是你想要就要的?”你没好气的说道,这画扇可是你磨着自家哥哥好不容易从画仙手里买来的,说给就给,你又不是个傻子,败家玩意才瞎给呢。

“别啊,好妹妹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好不好?只要你提的意见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我绝对帮你办到,好不好?”聂怀桑垂涎你手中的画扇已经很久了,非要买走说要当收藏品。

“不行,这事没的商量。”你摇摇头,“这——”

“行了,怀桑!不就一扇子吗,回头我们几个一起陪你去买!”魏无羡拍拍聂怀桑的肩膀,聂怀桑只道可惜二字,便虽几人离去。

可是后来聂怀桑越来越不对劲,天天来找你,不是为了扇子,说是因为你,开始几天你还不信,可是这家伙也是邀请你去夜市玩,又是带你去看话本,对你好的不得了的同时又把你撩的五迷三道的。

然后?然后估摸着五个月后,聂家就来提亲了。

到了之后你才知道,那些朋友给怀桑出的馊主意,让他故意接近你,把扇子弄到手,然后逃之夭夭,谁知道聂怀桑先弄巧成拙,自己先陷入了这谭泥水里,本应该是冲着扇子去的,目标却变成了人姑娘。

“聂怀桑,为什么当初要对我那么好啊?”

“因为我想那么做。”









金凌

金凌是个脾气有些急躁的小朋友,你长他三岁,他的性子和自家弟弟的性子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都是这般的口是心非,你有时候在想是不是十五六岁的少年都喜欢这样。

听他们说,金凌性子不好,还喜欢怼别人,你倒是没见过他这面,因为他在你面前总是一副小奶狗的样子。

他会老老实实的坐在你旁边,等着你和他说话,会甜甜的喊你一声姐姐,然后撒娇般的和你说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如果说到某些家伙说他是有娘生没娘养的时候,小家伙那亮亮的眸子自然会暗下几分,然后就委屈巴巴的捧着茶等着你去安慰安慰他。

平时金凌也喜欢粘着你,你到哪他到哪里,还特别喜欢和你搭话。

“姐姐,要吃点心吗?”

“姐姐,要和我一起去吗?”

你若是不理他,他有时还会认为你不喜欢他,嫌他烦人,接着自己就坐在那一声不吭。

若不是那天你听见他午睡时的梦话大概这辈子也不会挑明自己的心意了。

金凌趴在桌子上,小脸软乎乎的,也褪去了平日里的傲气,看起来就像一个小团子。

他似乎正做着梦,缓缓道:“姐姐,什么时候让我做你的男人啊。”










苏涉

你那天遇到他的那天刚好是春日,你一眼便看中了他,于是你就开始了自己的文盲式追男神的路程。

你的日常基本就是,“啊啊啊,苏涉小哥哥这么可爱的吗?我爱他!啊啊啊我要娶他!!!”

“为你痴为你狂为你哐哐撞大墙!”

“今天也要偶遇苏涉小哥哥呢!”

你就如同是着了魔一样,一心扑在苏涉身上,这两个字不知道被你念了多少遍,写了多少遍。

再次遇见苏涉的时候,你的朋友故意替你牵红线(大雾),她们帮你牵红线的办法就是让你平地摔到男神旁边:)。

这都是什么损友???被绊倒的你用手捂着脸,不敢抬头,不要太丢人了好不好啊喂!哪有在男神面前摔个狗吃屎的啊!你们这是帮我还是害我啊!?

“姑娘,你…还好吗?”嘤嘤嘤!男神,你今天的声音也依旧很好听呢!在床上的时…呸!这是男神!不能肖想。

“多,多谢公子担心,我还好。”你一只手捂住脸,一只手撑地,嘤嘤嘤,这么丢人的时候就不要记住你的脸了好不好?

“不知道姑娘愿不愿意一起赏景呢?鄙人苏涉,字悯善。”

哎哎哎?请我!是请我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果然,傻人有傻福,老天爷诚不欺我!

就那么一来二去,你们两人的关系就在你表面淑女的伪装下越发亲密。

虽然在你们两个确认关系没有一个月后你就原形毕露吧。

“悯善悯善,今晚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我会很乖的。”

“不许瞎说,快去睡觉,明天还要早起呢。”

“我不要。”你摇摇头,他无奈,“先上来吧,外面冷。”

刚一上床,你就粘在苏涉身上,像八爪鱼一样抱住他,“怎么了,快松手。”

“我想干你。”

“不许说。”

然后?然后你就表面好人,被子里对苏涉动手动脚的。

孤男寡女单一床·非正常拍摄·AVI









蓝景仪

蓝思追答应你帮你追自己心悦的人了,你已经盘算好了,先是旁敲侧击,然后就靠自己的撩汉本事了,你本意是这样想的,可是思追把这件事和蓝景仪说了,导致蓝景仪现在看见你就要呲你几句,虽然你们平时也常常回怼吧。

“不用想了,人家肯定看不上你的。”

“谁让你脸大脾气臭。”

蓝景仪这个混蛋又说风凉话,“还有什么?我长的不好看?”

“确实不好看。”他顿了一下,撇过脸去。

“蓝景仪!”你猛地站起,“你取悦别人的样子,特别难看。”

“…你什么意思。”你只感觉他今天太过反常了,“以后让你难过,生气的事情,我再也不会做了,你能不能不要再喜欢他了?”

你抿抿嘴,“哦。”

“你同意了?”

“…谁说的。”

蓝思追发现你们两个平日里最皮的两个都消停下来了,安稳的不像话,就连蓝启仁蓝老先生也以为你们两个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也开始认为你们两个是个好苗子的时候!

你们两个在云深不知处悄悄拉小手,腻腻歪歪享受早恋的时候被蓝老先生发现了。

蓝启仁:人间不值得。

魔道祖师乙女向【染指你是个意外②】

·不夜天·狗血情感沙雕爱情大戏
·沙雕吐槽向
·男主逐流老哥,慎入


c·5

我叫符柯。

最近我成了不夜天里的八卦红人,而另一个主角是温逐流,传闻有两个版本啊。

第一。

我和温逐流在来到不夜天之前就已经认识了,是温逐流这个渣男,表面上淡漠,背地里天天绿我,于是我符柯为爱走岐山,但是没有本事,只能看大门,但是温逐流这个渣男似乎看我不爽,当场殴打我这个妙龄少女,导致了今天这个局面。

第二。

是我符柯这个渣女,为了钱财利益想要勾引温晁,但是没有成功,于是我终于对温逐流这个大白菜下手了,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我千方百计,装可怜,别出心裁。

作为当事人,我只能说,放屁。

他温逐流想打我,一巴掌就能扇死我好吗,还当场殴打我。

但是让我万万没想到得是,没过三天,不夜天里还因为我和温逐流分了派。

第一类,柯流党。

认为我为爱走岐山是新一代女性的榜样,同时也希望我得到真爱。

第二类,流柯党。

温逐流一心为我,谁知道我只是个想上位的渣女,希望我这个渣女回心转意,回头看看温逐流。

屁嘞。

c·6

我叫符柯,我现在慌的一批。

自从我和温逐流的事情传出来之后,我就知道一定会有那么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那么快。

温逐流站在不夜天的大门口也不说话,盯着我看了半天,而一旁的咸鱼哥正在看戏。

“那个…逐流老哥…”我讪讪的开口,“我有事找你。”

QAQ!咸鱼哥救救我!他不会要杀我灭口吧!不是,我阿娘让我掉个金龟婿回家我还没成功呢!再让我生个孩子先蹦哒个几年好不好!?

“什么……”

“他们说,你心悦我。”

“在进入不夜天之前。”

他们放屁!你不要信啊老哥,那是他们骗你的!我也很喜欢咸鱼哥养的不知道叫什么的小猫啊,但是这个不能混为一谈好不好啊!

“我也听说了…”我点点头,气氛太尴尬了吧。

“那个逐流老哥,我不是,我没有,他们骗你的,我们之前见都没见过,他们骗人的,不可能的。”
我着急解释道。

如果说,她反驳你,说不可能,那她一定是骗你的喽,女孩子嘛,面子都比较薄,谁会愿意当着心上人的面承认自己心悦他啊。

温逐流想想那天王灵娇坐在温晁腿上如是说,再看看我解释的模样上,心里也确定了几分。

“没关系。”温逐流想想还是给我留点面子吧。

“没关系?什么没关系?不是,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不心悦你,我不心悦任何一个人的。”

我好渴。

不过看他的表情,好像有些生气啊。

“那你为什么进来?”

进来?我去哪?是指厨房那次吗?不是,我那次是偷吃啊喂!

可是偷吃这种事我怎么说的出口?这样咸鱼哥以后怎么看我?我怎么还找一个有钱人家?

“我……我……”

现在轮到我支支吾吾说不出来了。

温逐流似乎得到了满意答案,先走一步。

c·7

我叫符柯。

我是个看大门的。

最近我成了不夜天里的八卦主角。

就连温宗主也注意到了我。

可我要的不是这种注意啊可恶!

自从上次温逐流走后,咸鱼哥就把我们两个的事情分成了五十多章,其中还有不少添油加醋的情节给说了出去,结果事情越传越大,越传越乱,上次甚至还有给我送安胎药的小姐姐,说让我注意身子,让温逐流节制一点。

见鬼,这些人都不用搬砖的吗???

以至于现在我见到温逐流脑仁都疼,可这家伙好像着魔了,平时从大门进来,看就我见点头,我也不好意思不回答他,索性就瞎点头。

然而那天我准备去吃饭的路上遇到了经常来温氏浪的金宗主。

一开始我只是打算草草的敷衍一句的,谁知道!金宗主喊住了我。

啊啊啊啊,第一次被宗主喊名字还有些紧张,不要慌,符柯!拿出你最猥琐的一面!

“我最近听不夜天里的人说,你是温逐流的小相好?”不是,您一个家里有矿的宗主还八卦这玩意干啥?而且这一听就是假的好不好啊。

“不是的,这…”

“谁说不是?”温宗主从另一边走来,这算什么???我被围住了???你们商量好的吧。

“行了,我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家伙。”温宗主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啊,他站在了金宗主的身边,嗯……

我是不是要见基行事?

“你要是和他在一块,我也管不着。”

不是,什么就在一块了?宗主你这是诽谤!我要求你赔偿我然后给我升职加薪!

“那个什么柯,还不谢恩!”温晁在身后添油加醋。

“…谢宗主成全。”

等我有钱了,我就锤爆你的狗头。

c·8

我一开始是想去吃饭的,然后半路遇到了断袖宗主,和傻缺儿子。

当我终于可以去饱餐一顿的时候,我被王灵娇叫到了温晁那里。

又要干什么?我真的好饿啊喂!

“你说说看,温逐流怎么样。”温晁靠在王灵娇的怀里,吃着她喂过去的葡萄,好不悠闲。

但是,是什么蒙蔽了我的双眼!?

是娇娇的……咳咳。

“回温公子,他是个好人。”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不枉温逐流那家伙整天魂不守舍的想你了,还混的个好人的名分。”

哎?想我?有吗?

“呵呵呵。”我尴尬的回应几句,“前几天的中秋,我瞧见他给你送月饼过去呢。”王灵娇提醒到。

对对对,他是送了,可是月饼被咸鱼哥吃了啊。

“我就不信你们两个什么事也没发生。”

不是,送个月饼要发生点什么事?让我给月饼钱吗?你当温逐流送外卖的吗?